当前位置:百拇书籍 > 中医儿科 > 《幼幼集成》
编号:67527
成实证治歌(凡二十一首,共二十六方)
http://www.100md.com 《幼幼集成》 上一页   下一页
     起发之时渐作脓,毒随脓化语无凶。或成空壳兼清水,毒瓦斯留连虑晚攻。

    凡痘疮自起发之后,血化为水,水化为脓,至此脓已成,毒已化矣。饮食如常,不亦吉乎!若当起发,壳中出清水,此气至而血不随也,治之当益其荣,宜四物化毒汤。

    或内含清水,平塌不起,此血至而气不随也,当益其卫,宜保元化毒汤。

    或窠囊浮肿,中含清水,如水泡之状,此气血俱虚,不能制毒,反为毒逼,渐变痒塌,治之当托其毒,固其荣卫,使无痒塌,以十全化毒汤主之。

    亦有饮食如常,六脏充实,若见空壳清水之证,虽能收敛,未免发为痈毒,不可不早治之。

    脓成毒化笑颜开,犹虑形生变证来。莫谓清安无个事,风云不测霎时灾。

    痘疮至成脓 ,此收功之时,手足常要和暖,过热过寒者,变也;人事常要安静,烦躁闷乱者,变也;六腑常要充实,忽吐利者,变也;声音常要响亮,忽喑哑者,变也;饮食要渐进,忽不食反作渴者,变也;色要苍蜡,形要饱满,忽灰白平塌者,变也;疮要安和,忽痒痛者,变也。或触风寒,或犯禁忌,或伤食,或误服汤丸,医者当详察其所因而治之。

    四肢温暖始相宜,寒热乘常势渐离。补泻无偏能谨慎,折肱端的信良医。

    凡痘疮手足常要和暖,不宜太热太寒,寒热太甚,则水火偏胜而残矣。假如病患六腑闭结,狂妄烦躁,口干作渴,其脉洪数沉紧者,实也,手足热,本病也。若手足冷,阳极似阴,谓之阳厥,下之勿疑,宜承气化毒汤。

    若曾经吐泻,其脉沉细微弱者,虚也,手足冷,本病也。若手足热,乃阴极似阳,谓之阴躁,宜补之,回阳化毒汤温之。

    养浆安静吉堪夸,战惕鸣牙祸必加。痛痒躁烦双足冷,纵教仙手枉喧哗。

    凡痘疮已成浆,或寒战,或切牙,单见一证者可治。盖寒战因疮出太甚,表虚而振振摇动者有之,宜养卫化毒汤。

    若切牙者,必肝火甚,其牙相戛而鸣也,宜清神化毒汤凉解之。

    若寒战切牙并作者,此阳脱神丧,不可治矣。若因疮痛由脓血绷急而胀痛者,宜导神化毒汤。

    若吐利而手足冷者,宜回阳化毒汤,方见前。更兼寒战切牙,闷乱烦躁痒塌者,不治。

    有脓有血毒归疮,端的其人正气强,莫遇中虚生吐泻,功亏一篑费治详。

    凡痘疮成浆之时,不宜吐泻。如吐而无物,恶证也。因冲任之火上冲于胃,直犯清道而逆出之,为不治。若吐而有物者,用养胃化毒汤和之。

    凡泄泻,视其所出之物何如∶若色黄而臭,小便黄赤,热也,宜香连化毒汤;若泻出之物清冷不臭,小便清长,舌上无苔,寒也,宜理中化毒汤。

    如泻久不止,不论冷热,皆宜止之,通用理中化毒汤,吞豆蔻丸。方见前。

    若吐泻不止,手足厥冷,此脾胃之气将绝,急宜附子化毒汤。

    其有无时溏泄,手足和暖,饮食如常,虽治之不止,亦可言无事也。

    身外诸疮脓血成,咽喉自此贵宁清,反加呛水声音哑,咽烂喉穿鬼伴行。

    凡痘疮初出,失于调解,以致毒火熏蒸,喉舌生疮,又失于解毒,其疮稠密,然外疮未熟。至于养水之时,则先熟者又先靥矣。所以咽喉宜渐和平,声音清亮,饮食不难,此吉兆也。若当此时,饮水则呛,食谷则哕,甚者失声,此内疮糜烂,舌上成坑,咽门腐烂,肺管壅塞,以致呼吸皆废,饮食卒绝而死矣。亦有先本无疮,因误食辛热之物,或误投辛热之药,其后旋生是证者,可急用甘桔化毒汤。服药后,病退者吉,不退者凶。

    或咽门无疮而暴喑者,此少阴之血不荣于舌也,宜养心化毒汤。

    若有声而不清,此火毒乘于肺也,宜泻白化毒汤。中病即止,不中勿治。

    陷起平尖脚润红,窠囊饱满蜡浆充。自然气色咸如式,略见差池便不同。

    凡痘养浆之时,若平日中陷者尽起,顶平者尽尖,根脚红活,窠囊饱满,其色苍蜡,气如蒸豆,自然安吉。

    盖灰白虽为脓之正色,亦由气之不足,宜大补化毒汤。若因泄泻而灰白者,宜固本化毒汤。

    若其气腥臭,此有湿热,宜解其标,用解肌化毒汤,外以益元散薄敷疮上,勿令至于溃烂可也。

    正值成浆忽痒搔,用心调护莫辞劳。不分干湿皆凶候,能食神清福自高。

    凡痘至成浆,切防搔痒抓破,以泄其气。俗云抓破出血者吉,不出血者凶。殊不知起发之时,其疮未熟而内是血,抓破宜出血,若养浆之时,其疮已熟而内是脓,抓破有血无血,何足以定吉凶?大抵不宜作痒,如作痒而人清爽,自知其误抓破,或言其痒,欲人拊之者吉;若痒而闷乱烦躁,语之不听,禁之不止,摇头扭项,手足舞乱者,凶也。如其人清爽,搔痒不住者,当视其形体虚实,未曾吐泻者,宜四圣化毒汤;如元气素弱而有吐泻,宜参归化毒汤。又要看其抓破处,复灌成疮则吉,破而不灌,皮肉焦黑者,不可治也。

    正面将脓早破伤,依然肿灌复成疮。莫嗟败面留残喘,肿若消时愈断肠。

    凡视痘疮以正面为主,盖五脏精华,皆聚于面。如他处痘疮破损,正面完全,可言无事;若正面成片破损,别处虽完全,亦何益哉!若破处复得肿灌成疮,脓血淋漓,却又无事,面虽败,穿鼻破唇,但留残喘耳。岂不愈于死耶,若破处不灌不肿,或肿而又消,烦躁闷乱,此毒瓦斯倒陷,决不可治矣。

    眉心鼻准耳叶边,唇口诸疮贵活鲜。但有焦枯兼黑靥,慢求医卜命难全。

    凡痘欲成脓之时,眉心鼻准耳叶两颊,若先有焦枯黑靥,此名倒陷,医之不能,祷之无效,凶矣哉!

    正待行浆浆濯濯,惟愁干塌成空壳。倒陷由来证本乖,劳君着意毋偏驳。

    凡痘自出现而起发,自起发而至养浆之时,便要成浆。如当养浆而反不成浆,依旧平塌,与未起发相似,或起发内有空虚,干枯无水者,名倒伏。谓之倒者,脓根在里也;谓之伏者,毒伏而不出也;谓之陷者,毒出而复入也。此等之时,人事清爽,饮食如常,别而治之。小便大便秘结,壮热烦渴,宜下之以承气化斑汤。(方见前。)若吐泻频数,六脉虚弱,宜温之以回阳化毒汤。(方见前。)若人事昏闷,寒战切牙,足冷腹胀喘促者死。

    额上浑如沸水浇,溶溶破烂气残凋。渐延两颊多亏损,泄尽元阳魂魄飘。

    凡痘起发养浆,额上似沸汤所浇之象,皮溶易破,不成颗粒,大片损烂,此因失下之过。毒火熏蒸,渐延两颊,破损水出而干,似靥非靥,则阳脱阴留,徒增烦闷,呻吟而死矣。

    疮头有孔出脓腥,结聚成堆雉屎形。此个未闻人救得,徒教医祷恐无灵。

    凡痘最要皮囊坚浓,包裹完全。若苍头有孔,脓水淋漓漏出,堆聚干结,其色灰白如天泡疮及癞疮之形,或清水非脓,无事自破,水出干黑,未有能治者矣。

    虽然痘密着床久,疮好皮坚无败朽,如逢擦破更焦枯,任彼天人应费手。

    凡痘稠密,最难为肘膊、腰臀之间,其外久着床席,辗转挨磨,若非坚浓,鲜有不破者,但破须要肿灌。

    若焦干黧黑,如火烧汤泼之状,必死;又见其人手足破烂,成片而不灌者,亦死。

    略见浆脓起发时,休教人物往来驰。邪风秽气相侵触,变乱无常悔却迟。

    凡痘疮起发之后,渐渐养浆,即当谨饰房户,禁止人物,内者休出,外者休入,谨防秽厌触犯其疮,轻者作痛作痒,变而为重;重者痒塌抓破,烦闷而死矣。故房户内外,常须烧苍术、大黄,以避不正之气。但二味气味恶劣,不可使痘儿闻之,更不可焚烧诸香。盖香能助火透入关节,所以禁之。其诸秽厌,房事最毒,酒次之,五辛又次之,死尸之气,烈于粪秽,狐狸之气,甚于犬羊。烈风豪雨,亦能为害。饮食之偏寒偏热者,勿恣于口;天气太热,则薄其衣裳,常令凉爽;太寒则温其盖覆,常令温暖。皆调理切要之法,不可不知。凡用僧道洒水涤秽与医家用药,必用老诚之人,既能清心寡欲,而且经验复多,自能司人之命。凡被房事、生产、月经所厌,以大枣烧烟解之;被酒所厌,以葛根、茵陈烧烟解之;五辛所厌,烧生姜烟解之;被死尸、疫疠厌,以苍术、大黄烧烟解之;狐狸犬羊所厌,烧枫树球烟解之。凡遇风雨,须烧枫树球以避湿气。

    脓血淋漓心脏虚,舍空神乱若邪居。睡中妄语难苏省,养血安神病自除。

    凡痘稠密,成浆之时,或昏昏而睡,呼之不醒,口中喃喃妄语,如被邪祟之状。时人不知,多生惊怪,殊不知此由脓血出多,心脏空虚,神无所根据而然,当养血安神,病当自退,宜宁神化毒汤与安神丸相间服之。

    疮成腹痛果何因?便秘肠中火烁津。又恐误伤生冷食,消详补泻贵情真。

    痘出之初腹痛,乃为毒瓦斯;疮成无脓而腹痛,未可以为毒也,当审其人便解饮食何如耳?倘若未得大便,此燥屎在里而痛,宜大黄化毒汤微利之,不可拘于首尾不可下之说,坐以待变也。若因误伤生冷,或饮冷而痛,宜温中化毒汤暖之,效。

    疮毒无邪证适中,忽然腹胀气庞鸿。此因食饮多生变,消导天然不用攻。

    凡痘顺正,表里无邪,脓血已成,可无苦矣。忽然腹胀气喘,色变而烦闷者,必伤食得之也。何以知之?以其疮正故也。宜消导之,用助脾化毒汤。

    脓成尽说毒将升,谁料其间未足凭,饱满坚牢诚可爱,塌平淫湿最堪憎。

    世俗之见,但知痘疮已过一七,发起作脓,便言无事。不知脓成之时,尚未可凭信,若郛郭坚浓,脓浆饱满,言其无事信矣;若平塌不饱满。湿淫不坚浓,莫言无事。至于十二三日之后,尚有变异,延绵日久,而有死者矣。

    险逆诸疮且勿云,聊将顺证语诸君。缘何业已成浆日,尚有凶危不可垠?

    凡痘分三等∶有顺、有险、有逆。顺者不须治,险者治之吉,逆者无可治。今除险逆不必论,然顺者亦有成浆之日,反变为险逆者,此何故也?盖有失调理,触犯禁忌,误服汤丸,恃其轻少而不调护,故令轻者变重。

    此人事之害也。又有只出一二粒而殒命者,疠气使然也,岂人能逆料者哉!

    【入方】

    四物化毒汤 治痘已起发,气至而血不至,壳中出清水。

    全当归 正川芎 怀生地 白芍药 大麦冬 牛蒡子 淮木通 生甘草(等分) 上薄桂(减半)

    灯芯为引,水煎,热服。

    保元化毒汤 治痘血至而气不至,内涵水色,平塌不起。

    官拣参 炙黄 全当归 正川芎 荆芥穗 上薄桂 牛蒡子 北防风 赤芍药 炙甘草粳米一撮为引,不煎服。

    十全化毒汤 治血气俱虚,窠囊浮肿,中涵清水如水泡。

    官拣参 漂白术 白云苓 炙甘草 正川芎 当归身 白芍药 怀熟地 炙黄 上薄桂 牛蒡子 粉干葛生姜、大枣为引,水煎,温服。

    承气化毒汤 治痘阳极似阴,手足厥冷。

    小枳实 紫浓朴 川大黄(酒炒) 尖槟榔 生甘草生姜三片为引,水煎滚,热服。

    回阳化毒汤 治痘阴极发躁,手足大热。

    官拣参 青化桂 漂白术 白云苓 川附片 炙甘草大枣为引,水煎,温服。

    养卫化毒汤 治痘出太甚,表虚而振战。

    官拣参 炙黄 柳桂枝 当归身 炙甘草生姜三片,大枣三枚引,水煎服。

    清神化毒汤 治肝火太甚而切牙。

    绿升麻 怀生地 杭麦冬 淮木通 北防风 炙甘草灯芯十茎为引,水煎服。

    导神化毒汤 治痘疮太甚,脓血绷急而痛,以致切牙。

    淮木通 杭麦冬 黑栀仁 炙甘草 炒枣仁 镜辰砂(研)

    灯芯十茎为引,水煎,热服。

    养胃化毒汤 治成浆时,呕吐而有物,胃虚也。

    漂白术 广陈皮 白云苓 西砂仁 姜炒连生姜一片为引,水煎服。

    香连化毒汤 治泄泻色黄而臭,热也。

    南木香 炒黄连 结猪苓 漂白术 炙甘草灯芯十根为引,水煎服。

    理中化毒汤 治泄泻所出之物,清冷不臭,寒也。

    官拣参 炙甘草 漂白术 白云苓 黑炮姜大枣三枚为引,水煎服。

    附子化毒汤 治吐泻不止,手足厥冷,脾胃将绝也。

    熟川附 官拣参 漂白术 炙黄 炮姜炭 炙甘草炒米一撮、大枣一枚引,水煎,温令服。

    甘桔化毒汤 治误食辛热之物,或误服热药,以致咽喉破烂。

    大粉草 芽桔梗 鲜射干 净连翘 牛蒡子水煎,入竹沥和服。

    养心化毒汤 治咽中无疮而暴 。

    大当归 怀生地 大麦冬 绿升麻 天花粉 川黄柏 漂苍术 荆芥穗生姜一片为引,水煎服。

    益元散

    白滑石(一两,研细,水飞) 粉甘草(五钱)

    共为细末,蜜水调敷。疮焦痛,胭脂浸汁调敷。

    四圣化毒汤 治成浆之时,忽然瘙痒,无吐泻者。

    淮木通 当归尾 赤芍药 北防风 柳杨桂净水煎服。

    参归化毒汤 治元气素弱,又兼吐泻而作痒。

    官拣参 大当归 炙黄 赤芍药 桂枝梢 漂白术 炙甘草水煎服。

    以上二证,俱用熏洗法,熏、洗二方俱见前。

    宁神化毒汤 治成浆后脓血去多,心虚神无所主,口中呓语。

    官拣参 当归身 怀生地 大麦冬 淮木通 石菖蒲 赤芍药 黑栀仁灯芯引,水煎服。

    安神丸 治证如前。

    炒川连(一钱) 当归身(一钱五分) 白茯神(一钱) 炙甘草(五分) 远志肉(一钱) 石菖蒲(一钱)

    炒枣仁(五分)

    共为末,猪心血捣匀为丸,如芡实大,辰砂为衣。每二三丸,灯芯汤下。

    大黄化毒汤 治浆成大便秘结而腹痛,内有燥粪。

    绿升麻 当归身 怀生地 火麻仁 光桃仁 鲜红花 陈枳壳 锦大黄 尖槟榔生姜为引,水煎,空心热服。

    温中化毒汤 治误伤生冷、冷水而腹痛。

    官拣参 公丁香 南木香 漂白术 青桂心 炙甘草 炒白芍 西砂仁 小枳实 广陈皮 炮姜炭大枣、生姜引,水煎服。

    助脾化毒汤 治饮食过伤,抑遏脾气,所以腹胀而喘。

    广陈皮 法半夏 川浓朴 陈枳壳 家苏子 萝卜子 尖槟榔生姜为引,水煎服。